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母親鞋

2019-06-03 09:28:12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洋中魚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記憶中,自己和大弟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兒童歲月沒少穿母親做的布棉鞋。在母親那一代人中,受傳統觀念的影響,一個女人若不會針線活是被人瞧不起的,我的母親,是村中出了名的針線高手。
    TUM張家界新聞網

    由于做棉鞋比較復雜,母親的準備工作也做得比較早。我們村位于河濱,河坡上和菜園里有不少棕樹,母親就利用平時去菜園干活和去河里洗衣的間隙從矮小的棕樹上收集棕毛。“雙搶”之后,她開始翻箱倒柜“變廢為寶”將所有的零碎布搜出來,又將一些破爛衣服拆洗干凈,然后用磨好的米粉子混拌從山中采回的小小野梨子熬一鍋不稀不稠的米漿,將那些已晾干的小布頭拼在一起裱成一張張薄布板。裱的時候挺講究方法,先裱正面,待它板臉(稍干)時,翻過來裱反面,而且第一面要裱兩次漿。再用同樣的方法裱幾張棕毛板,將它們一起放到太陽下曝曬幾天,直到它們發干變硬才收回家留著備用。
    TUM張家界新聞網

    割了晚稻之后,農民開始閑起來,母親開始為我們做布鞋。她先用報紙照我們的腳剪好鞋樣,再將那些布板和棕毛板拿出來,套著樣鞋剪出一張張鞋片。布棉鞋的底比較厚,一般有七八毫米,有的甚至達一厘米厚。一般至少要十余張鞋片才能組成一只“達標”的鞋底。這十多張鞋片中包括兩張三層的棕鞋片,外面用素凈的洋布包好,開始納底。
    TUM張家界新聞網

    納鞋底是做鞋全過程中最費時、最關鍵的一步,也很講究。針一般是2號或3號的,太粗或太細都不好。線是自己搓的麻線,它比一般的紗線要牢固。納底時針要穩要準才不致鞋底走樣,線要扎得疏密適宜且排列整齊,才顯功夫。母親納鞋時,拿針的右手上戴上一個頗似戒指(比戒指寬大)的銅箍,我們這里稱之為“頂線頭”。她每扎兩三針,就將針往頭發里搔磨一下。由于鞋底厚,又夾有棕毛,加上裱過,有時一針扎下去不能穿透,只好用“頂線頭”將針頂出來。有時候鞋底澀針,母親只得用牙咬住針尖撥出來。我不知道,一雙鞋底要納多少針,母親又要用嘴撥多少回。直到現在,我還時常想起那些歲月中的溫馨片斷:寧靜的晚秋或初冬之夜,忽閃忽閃的煤油燈下,我們一家人圍爐而坐,爐上燉著準備沖雞蛋的甜酒。父親一邊唱歌謠哄小弟弟睡覺,一邊檢查我和大弟弟的作業;或者母親一邊納鞋底一邊給我們講“野人婆”(猩猩)的故事。那麻線穿過鞋底的“呼呼”聲,猶如天簌,成為我一生都難以忘懷的音符……
    TUM張家界新聞網

    一雙鞋底快則一兩天慢則四五天才能納好,納好之后,在上面鋪一層較薄的棉花,棉花之上再鋪一層洋絨,用布滾邊,就算完工了。鞋底做好后,母親便開始做鞋幫。做鞋幫挺復雜,要耐心,更要細心。鞋幫共四層,自外而內,第一層是燈蕊絨布,第二層是裱出來的布板,第三層是棉花,最里面那層是洋絨。將這些材料依次鋪好照著鞋樣剪出來,然后用針細縫。縫的時候先縫駁口和骨架,再縫松緊帶口,最后才修邊鎖口。縫鞋幫最講究的是走線,該直的直,該彎的彎,該弧的弧,針距要勻,方能成型。
    TUM張家界新聞網

    鞋幫做好之后,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將它上到鞋底上去。上鞋幫時要將鞋幫底的中線對準對好,走針更力求準而穩,稍有疏忽,上出來的棉鞋就不周正,要拆掉重來。母親在做鞋的整個過程中,顯得特別細心、認真和自信,她的這種精神也深深地影響著我,使我在后來的學習和工作中鑄就了一種知難而上堅韌不撥的精神和毅力。
    TUM張家界新聞網

    我是穿著母親做的布棉鞋長大的,尤其是在小學畢業前的那些歲月里,我所穿的鞋子除了解放鞋和雨鞋,就是母親做的布棉鞋。直到我初中畢業,改革開放之風吹到了我們湘南這座古老的小城,大家都流行穿商店里的皮鞋和運動鞋等鞋類新寵了,母親才停下這項在民間流傳了幾千年的原始手工活。
    TUM張家界新聞網

    往事如煙,恍若隔世。盡管如此,在我的記憶深處,依然保留著母親所做的布棉鞋,我稱之為母親鞋。母親鞋,伴我走過了艱難困苦的童年歲月。母親鞋,既溫暖我了怕凍的腳,又溫暖了我幼小的心。
    TUM張家界新聞網

    母親鞋,我生命里永不干涸的泉!TUM張家界新聞網


    TUM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猴子爬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