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黃 狗

2019-06-04 09:40:48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劉晨希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前些年的一個傍晚,二伯不知從什么地方帶回了一條大黃狗。我們問他。他說,是從路邊撿來的。
    s5u張家界新聞網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條大黃狗的樣子。一雙黝黑的瞳孔深深地嵌在鼻子兩旁,透露出初次見面的些微恐懼;一對耳朵軟趴趴地向下垂著,這是條老實巴交的狗。后來,爺爺把它領回鄉下了。再往后,我就跟這條大黃狗不怎么見面了。s5u張家界新聞網

    爺爺住在鄉下,他常說城里不如鄉下好,哪里都是熟人,哪里都有人幫忙照顧,夜里就是把大門敞著也很安全。父親原本擔心鄉里沒人照顧他,想把他接近進城里。但他對這件事很固執,愣是不肯走,便作罷了。如今有條狗能夠陪著他,想必也是極好的。s5u張家界新聞網

    爺爺因為病,手腳會不自覺地跳動,而且記性也很差。但奇跡的是,爺爺從來沒有忘記過要給大黃狗喂飯這一事情。一日三餐,缺一不可。記得大半年前,父親打算把爺爺領上城住幾天。頭一天夜里,爺爺就吵著嚷著要回去。我現在都記得爺爺因為沒有辦法表達自己意思的焦急模樣,再怎么努力,嘴里吐出的還是模糊不清的文字。最終,父親還是猜出來了,但是夜里怎么回去呢?父親便安慰他說,明天清早就回去。待到第二天,爺爺并沒有出現在客廳里。當全家人都急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老鄉打來電話說,讓我們放心,爺爺自己回來了。后來,父親問他,沒錢怎么回去的?總不能是走的吧。爺爺比劃著,父親懂了。幾天后,父親拎著一箱水果去了客車司機的家。s5u張家界新聞網

    春去冬來,溫度仿佛是下墜的鐵球,一下子降到了底。一連很多天,都是陰冷天氣。爺爺的病,很準時的犯了,日愈嚴重。s5u張家界新聞網

    待爺爺的病好些后,爺爺的生辰也到了。父親為了沖喜,給爺爺辦了場酒席。眾賓客陸陸續續地趕來,人影一個疊著一個,唯獨沒見著爺爺。等我欲起身尋找他的時候,我無意間抬眸看見了讓我如今都難以忘懷的一幕。爺爺穿著母親買來的新衣,深黑色的棉布像一個大大的蛇皮口袋套在爺爺身上,爺爺銀灰色的碎發和臉上的皺紋被揉進這一瘦小的軀干里,就如同玉石上的溝壑鑲嵌在骨子里。爺爺尋了塊磚頭,吹了吹,然后坐在上面。攤開手,“呼嚕”幾聲,把大黃狗喚來了。爺爺一手摸著黃狗身上濃密的毛發,一手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火腿腸。一翁一狗一石板,便是一片天地。我只記得爺爺的雙眸,不似那日的蕭瑟,在深灰色的背景板閃著獨有的晶瑩。s5u張家界新聞網

    爺爺跟著他的狗,熬過了酷暑,深秋,寒冬,卻沒能熬過溫軟的春天。s5u張家界新聞網

    某一天凌晨,我被家中的嘈雜吵醒。男人們如石鼓一般的厚重嗓音和女人們極低極細的抽泣聲交融在一起。我朦朧地睜開雙眼,母親微紅著眼說:“快換衣服,我們趕緊回去。”我不知發生了什么,人們在此時都沉默了,一路上寂靜的可怕。s5u張家界新聞網

    后來,我瞧見老家堂屋里放著的大黑木棺,一切都從濃霧里顯現了。s5u張家界新聞網

    再后來,弟弟急急忙忙跑過來,喘著氣兒說:“姐…姐…狗死了…”s5u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猴子爬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