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開滿鮮花的歌謠

2019-06-10 09:50:02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汪珍璽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十二歲那年,小叔將我帶到他身邊,在當地的一所小學讀書。
    STn張家界新聞網

    小叔那時年紀也不大,剛參加工作不久,二十歲都還不到。小叔性格開朗,愛說愛笑,還喜歡吹竹笛。除此之外,還特別喜歡唱歌。下班回到家,常常一邊做家務,一邊放聲高歌:“阿朗赫赫尼那,阿朗赫赫尼那……烏蘇里江來長又長,藍藍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開千張網,船兒滿江魚滿倉……”雖然并不專業,但那優美動人的旋律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時間長了,我也會了這首歌的一部分。
    STn張家界新聞網

    自從和小叔在一起后,受小叔的影響,我逐漸愛上了音樂。平時,小叔也叫我學吹竹笛,告訴我簡單的樂理知識,教我識譜,我都欣然地學著。有一天,小叔出差在外,我閑來無事,坐在木桌邊,就在小叔的書架上找書看,一本《中外民歌300首》的書籍映入我的眼簾,我忙拿出來翻閱。忽然,烏蘇里江來長又長,藍藍的江水起波浪……一行行熟悉的歌詞出現在我的眼前,細看歌名,原來這首歌就叫《烏蘇里船歌》。從此,《烏蘇里船歌》的詞我便牢記于心,對于曲,也識得個大概。
    STn張家界新聞網

    八十年代初,老家的高音喇叭里時常播放的是一些《洪湖水浪打浪》《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紅梅贊》等之類的革命歌曲。那時,很想在高音喇叭里聽聽《烏蘇里船歌》,希望能借助喇叭把這首歌全部唱會。平時,即便對歌不太熟悉,我也是時常掛在嘴邊,感覺一張口,《烏蘇里船歌》就能給我帶來無限歡樂。等放了假,兒時的伙伴常常三五成群,結隊放牧、打柴、游戲,一高興,我就地放聲高歌,引來伙伴們的一番贊嘆和羨慕。
    STn張家界新聞網

    小叔單位有臺彩色電視機。每天下了班,單位的人都會去那間小屋里看電視。小叔把我管得很嚴,只規定我周六看一次電視,其余時間一律不準進那個門。于是,我盼啊盼,等到了星期六,便早早地守在電視機旁。有一次,屏幕上出現了《每周一歌》節目,播放的歌曲正是《烏蘇里船歌》。我一時興起,全神貫注地聽歌者郭松把此歌演唱完,那是我第一次在電視上聽到這首歌,其旋律、歌詞、歌聲、意境實在是太完美了。聽著歌,我仿佛回到了家鄉,回到了家鄉的春天,家鄉的春天開滿了各種鮮花。這首歌,對于我來說,就是一首開滿鮮花的歌謠!從此,我深深地愛上了《烏蘇里船歌》。
    STn張家界新聞網

    真正了解《烏蘇里船歌》還是在上高中后才慢慢知曉。原來,歡快、甜美、令人心情格外暢快的《烏蘇里船歌》是黑龍江省民間的一首民歌,是一首反映赫哲族人過上了幸福生活的革命時期的歌曲。烏蘇里江一帶,是赫哲族祖居地之一,在長期的漁獵生產和生活中,逐漸形成了一系列反映赫哲人生產、生活習俗的具有鮮明民族特征的民謠曲調。《烏蘇里船歌》就是在赫哲族傳統民謠曲調基礎上改編的,是赫哲族民歌的代表作。
    STn張家界新聞網

    后來,我學習了一些音樂知識,對著譜子、歌詞,系統地練唱《烏蘇里船歌》。《烏蘇里船歌》包括序唱、主體部分和尾聲三個部分,歌曲難度較高,要將歌曲唱好不容易。我憑借一點不太成熟的歌唱技巧,經過不斷地處理和完善,唱出來的歌居然還能得到眾多同學的認可,以至于多年后,同學們再見到我,都會提起那首膾炙人口的《烏蘇里船歌》。
    STn張家界新聞網

    走上社會后,無論遇到的是風還是雨,我總還是愛唱那首心愛的《烏蘇里船歌》。逆境時,唱唱赫哲族人民的勤勞和勇敢;順境時,唱唱赫哲族人民的豐收和喜悅。《烏蘇里船歌》里的歌聲,帶給我的是精神和力量,對新生活的希望。
    STn張家界新聞網

    如今,《烏蘇里船歌》依然是我的最愛。新時代里人們的生活水平越來越高,每每同學聚會,他們都要聽聽我唱的《烏蘇里船歌》;家中妻子、兒子閑暇之余也唱上了《烏蘇里船歌》;輝哥早年在部隊文工團干過,后來在武裝部工作,他愛好歌唱,歌聲很美,且在對歌曲的理解和處理上造詣頗深,一有歌會,便邀上我,《烏蘇里船歌》是他要求我必唱的,常常是邊唱邊指導,讓我受益匪淺,場面也是趣樂融融。歌聲帶給我們的是健康和快樂,是對美好生活的無限遐想。
    STn張家界新聞網

    細細想來,冥冥之中,那醉人的旋律似乎早已又悄然爬上心頭:
    STn張家界新聞網

    “白云飄過大頂子山,金色的陽光照船帆,緊搖漿來掌穩舵,雙手贏得豐收年。白樺林里人兒笑,笑開了滿山紅杜鵑,毛主席領上幸福路,人民的江山萬萬年。阿朗赫赫尼那,阿朗赫赫尼那……”STn張家界新聞網


    STn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猴子爬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