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藝術村

羅彬繪畫背后的鄉土美學

2018-09-03 09:32:46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1535938450831976.jpgHLs張家界新聞網

    1535938450348944.jpgHLs張家界新聞網

    1535938450489701.jpgHLs張家界新聞網

    1535938450423561.jpgHLs張家界新聞網

    1535938450755982.jpgHLs張家界新聞網

    文化人類學之父泰勒認為,地域對藝術的影響,實際上通過文化這個中間環節而起作用。即使自然條件,后來也是越發與人文因素緊密聯結,透過民族性區域文化的中間環節才影響和制約藝術從而實現審美的地域性外延。作為較高的藝術形式——繪畫更是如此。羅彬選擇的是“張家界鄉土文化”,傳遞的卻是深厚的文化積蘊和獨特的文化魅力,并依托文化的共振贏得了更多人的選擇性認同。HLs張家界新聞網

    眾所周知,繪畫是門靜止的藝術,而羅彬卻選擇了賦予每幅畫以故事,從而讓畫變得流動,而敘述的故事內容就是鄉音、鄉思、鄉情。“鄉土是指在鄉土美學之既定學科語境中的鄉土,是與城市在空間形態和時間性質上雙重同步對立的農村、鄉村。” 在羅彬通過繪畫完成的故事敘述中,鄉土美學就有了更大的彰顯。HLs張家界新聞網

    她畫一個農婦倚靠欄桿遠眺,其背后就在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故事:她正等待外出男人的歸來,其動作暗示了她呼喚的聲音,此乃鄉音;她畫一頭牛悠閑的在堆有稻草垛的田里吃草、一條狗自為悠閑的在村里巡邏的狀態,包括晾曬的衣服、升起的炊煙等等均有故事潛藏,此為鄉情。而不論鄉音也好,鄉情也罷,均透露出濃濃的鄉思。而更為智慧的是,羅彬本人選擇了適時的退出。這里的退出,一是指她從不介入故事敘述,而只是站在鄉村之外,冷靜地保持著審美距離;二是指她從不將故事來龍去脈做完整的交代,而只是選擇一個斷面然后戛然而止。從藝術手法說這可稱之為“留白”,意思就是要建構起一定的理解,每一個讀者都必須透過作品去想象,甚至主動參與故事的言說,唯此方可領會作者的匠心獨具。HLs張家界新聞網

    在鄉土美學開創學者簡德彬先生看來,鄉土美學主體地域認同是由當地人的“自我認同”和社會的“他認同”構成的,除了自我對鄉土美學的認同外,社會的認同即“他認同”是最關鍵的認同。羅彬對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張家界有“自我認同”自不待說,但如何獲得“他認同”?對此,羅彬曾有過這樣一段話表達自己的藝術追求,她說:“我就是想把藝術之路走得純粹點,把生活過得簡單點,畫自己想畫的畫,過自己想過的日子,用自己的繪畫語言傳播大自然之美,人世間的真善美,人與自然的和諧之美。讓大家看到畫后享受這個浮躁、宣泄的社會大染缸中留有的那份不一樣的恬靜之美。” 透過羅彬的表達,我們會看到羅彬無意識中找準了“他認同”的關鍵:那就是恬靜,以及恬靜背后所需要的自由、率性。現代人,尤其是忙碌的都市人確實在不斷地追逐名、利過程中有所迷失,所以“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生活在別處”成為了更多人逃離的一種方式,而那種遠離塵世喧囂,那種有著清新潮潤氣息的田園牧歌自然就成為了這些人心中的“桃花源”。而羅彬的畫恰好滿足了大家的這種“逃離”的需求,縱觀羅彬的繪畫,有三個極為突出的特點:一是意象空曠,讓人聯想到 更多的內容;二是以實顯虛,以近顯遠;三是線條、色彩純粹、本真。所有這些特丹都給人溫暖、甜美的精神慰藉。HLs張家界新聞網

    羅彬拒絕都市,走向農村、鄉里,在行走中她既有深刻體悟又有幽微洞察,并最終通過豐富的創作努力建構起了鄉土美學的豐富內蘊,建構起了繪畫背后的文化信仰,建構起了鄉土文化的廣泛認同。HLs張家界新聞網


    HLs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猴子爬树注册